饭票
关闭
关闭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其他 » 黔粮文化 » 粮友之窗

饭票

贵州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http://lshwzcb.guizhou.gov.cn/  发布时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搬家收拾衣柜,一张塑料薄片从衣兜里飘落下来,我轻轻的拾起,在裤兜蹭了蹭,原是大学食堂的一张饭票。

一晃30年了,这张饭票除左下角潮湿发黄外,原有风貌没有丝毫改变,“五角钱”三个大字仍浸染着大学校园的那段青涩时光。

我大学读的是师范院校,定向招生定向分配。通俗点说,就是毕业后哪来的回哪去,且必须从事教育工作。我报考师范院校源于国家每个月免费给每名学生发放30元伙食补助,有了这30元钱饭票,一个月的口粮便无忧了。在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粮食短缺年代,我们就不会以家书的方式,哭天抹泪的向脸朝黄土面朝天的父母伸手要钱了。这也是党的教育政策让像我一样的农民儿子能够有书念有饭吃的例证。

发生在饭票上的故事很多,单就饭票用途来说,它可以在校园内任何一个小卖店换茶蛋、换酱油、换小食品等生活用品。于我而言,最难忘的还是用它换澡票洗澡的那段经历了。

记得校园东侧有个公共浴池,其实,叫它澡堂子更合适。因为它的内室里除了几个上了锈的淋浴喷头外,再没有令人过目不忘的物什。我们感到亲切的是那位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看门老大爷,他每次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嘘寒问暖,这也给我们延伸饭票的用途提供了可乘之机。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早早的来到浴池,本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老人家提出用饭票换澡票洗澡的想法。老大爷很诧异,摘下眼镜皱了皱眉,瞪大了高度近视的眼睛看着我……我的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生怕老大爷一声怒吼,惊动了洗澡的老师和同学,人总要点面子吗?“孩子,那你吃饭咋办?”老大爷的担心让我如释重负,一股暖流涌动了全身。“来时太着急,忘记带钱了!”我红着脸怯懦的应答着。老大爷仍旧目不转睛的注视我,眼神流露的信息早已戳穿了我的谎言。“好吧,年轻人!”老大爷的宽厚破解了我洗澡花现金的老大难问题。

有一次,在饭堂看到老大爷排队买饭,我有些蹊跷。后来得知老大爷的饭票居然是我们穷孩子洗澡时用的……现在每每想起用饭票换澡票洗澡的荒唐事,老大爷厚道朴实的音容笑貌仍盘旋在眼前,这是固化在脑海深处的一种思念、一种牵挂,终生难以忘怀。

饭票换商品也遇到过尴尬事。有一次,我到食杂店换一袋零食,找零钱时出现了分歧。零食每袋1.8元,我带的饭票面额却是2元。老板的态度很明朗,饭票面额多出商品价格部分,不能用现金找零。其实,这个要求一点儿都不过分,但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当时两角钱也能办不少事,我思忖了片刻,还是悻悻的离开了。

“愣着干啥呀,还不快收拾东西!”妻子的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我忙不迭的又把饭票在裤子上蹭了蹭,小心翼翼的把他放进上衣兜里,扣上纽扣又摁了摁,生怕他自己跑出去。家搬完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轻轻的从兜里把饭票拿出来,怀着感恩的心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又看, 30年前的那些人那些事又浮现在眼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